阅读历史 |

第230章:大开眼界(1 / 2)

加入书签

在和孙策对峙当中的甘宁,并没有注意到北方的眼神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北方微微的偏了偏头,一脸疑惑的眼神看着甘宁,等待着之后的命令。

在相关培训当中,并没有告诉北方面对这种情况,应该如何处理。

对于北方来说,面对敌人消灭就好了,面对朋友友善接待,而甘宁和孙策之间的关系,这到底是属于敌人呢?还是属于朋友?

双手撑着自己的小脑袋,北方完全不理解,在确认甘宁没有给出回复之后,不由的将目光看向了太史慈。

在首位执行者,长时间没有下达命令的情况下,可以默认首位执行者放弃选择,从而执行次位执行者的命令。

而早已经熟悉孙策和甘宁之间情况的太史慈,在这一方面,倒没有过多投入关注,所以注意到了北方的眼神,简单的询问了一下以后,立马阻止了北方的想法。

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甲板上面的舰炮,在这种情况下会产生旋转了,得亏发现的早,不然事情就大条了。

身为海军将领的太史慈,对于钢铁战舰上面的舰炮,那可是十分了解的,毕竟他参与了舰炮实验的每一个实践步骤,自然心知肚明。

别的不用多说,只需要常态情况下,全力来一发,甲板上面的众人,都得起飞。

这玩意儿就不是用来打人的,所以在每一次攻击的时候,都需要进行征求和询问,从而得到同意的意见以后,才会进行攻击。

除非所有命令发布人员全员阵亡以后,才会开启自动攻击的指令,在最短的时间之内,倾泻所有的攻击,自动执行撤退指令,以最快的速度撤回东莱港当中。

之所以有这样的规定,也是因为北方目前所表现出来的样子,和宁海,平海之间的差距,实在是太明显了。

这还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,才会有现在这个样子,最开始交给海军的时候,太史慈以为能够直接像宁海平海那样,直接交待任务就可以了。

现实给了太史慈沉重的打击,原本以为的脱手管理彻底失效了。

他们说一句话,北方就执行一句命令,速度之快,确实值得称赞,但是每执行完一个命令,就开始自动等待下一个命令了,在这个过程当中,基本没有主动干涉船只的能力。

对于这一方面,原本以为能够充当甩手掌柜的太史慈,陷入了短暂的无语当中。

这种明显区别对待的情况,自然引起了甘宁和太史慈的疑惑,经过简单询问以后,得到了一个解释。

因为宁海和平海表现出来的高自主性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具备极高的主观能力,以及强大的自我控制能力。

换而言之,只要宁海和平海不愿意,甚至能够在一定程度上,左右船只的移动方向移动速度和攻击能力等等。

虽然以目前的情况来看,确实没有表现出相对应的负面效果,但是出于对这种武器的管控性,在新船只的建造方面,对于舰灵的管控,确实出现了加强。

在能力方面没有什么欠缺,甚至还有提升,但是在自控能力这一方面,出现了明显下降。

对于命令的执行程度,也进一步提升,从而更加符合对于军队舰只的要求。

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北方就是一个绝对服从命令的舰灵,未来的北方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的舰灵,更取决于和海军人员之间的日常相处,才有更好的延伸方向。

不过甘宁对于这种情况,动了一个更通俗的解释,解释了这种明显不一样的情况。

那就是建船厂图方便,不愿意浪费大量时间去构造相关的节点,而是将初始形态丢给他们。

如果说宁海和平海拥有基础的常识,像一个正常的少女,那么北方,就像是一个诞生没多久的婴儿,凡事必教,凡事必学。

“这是?”看着北方,就算是周瑜都沉默了,不由得看着鲁肃,颇为认真的询问道。

战场是非常残酷的,战争也是要非常认真的事情。

在这种残酷且需要认真的情况下,一个小女孩出现在军舰上,不管怎么看,都不正常吧,虽说对方出现的方式也不正常,但也不能掩盖其表现的情况。

更何况这种虚空诞生的标志,在周瑜短暂的思考过后,不由得向奇怪的方向进行偏移构想了。

海洋之上,尤其是远距离海洋行船,可以说是十分无聊。

毕竟军队对于军纪的管控,是从来不加以掩饰的,只有体现在方方面面的管控,才能构建出一支军纪严明,服从命令的军队。

在这种情况下,能够做的事情就更少了。

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构建一个虚幻的人物,从而缓解士兵压力,确实是一种方法,不过这种方法,在周瑜看来,不是一个将领,应该选择的方法。

士兵的心态一旦出现松懈,就很难回来了。

江东士兵表现出来的情况,就很好证明了这一点,如果北方军队使用这样的方法,在海洋上的表现,只会比南方军队差的更多。

面对周瑜的询问,鲁肃想了想还是给予了解释。

“你的意思是说?我脚下所站立的这一艘钢铁战舰,就是这个小女孩?”自认为见识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